【心灵驿站】
【校长信箱】
搜索
  成长空间
成长故事 首页 / 成长空间 -> 成长故事
 
 
2017级5班“小小作家”作品展
发布时间:2017/3/6 15:16:40    浏览:1596次数

20175班“小小作家”作品展(一)

童年的朋友

淮阴中学开明分校初一(5)班  于可

提起童年,同龄人大都会记起梦幻的公主裙,柔软的抱抱熊,亦或是遥控车,炫酷的车模。而在我在记忆中,奶奶的小村是我童年无法割舍的一部分。

听妈妈说,我出生后第一个见到的便是奶奶,小小的我还一直冲着她笑。从那时起,奶奶便成了我最亲密的伙伴,以至于后来父母都出差时,我理所当然地被送到了乡下奶奶家。

古诗有云乡村四月闲人少,我来到奶奶家时恰逢农历四月,正是平静的小村最忙碌的时候。那时的奶奶虽然忙于农活,却依旧把我带在身边,走到哪儿都拖着一条小尾巴。某日傍晚,爷爷奶奶正讨论着次日种豆的事儿,我听着好奇,嚷道:“我也要去!我也要去!”爷爷一皱眉头,不满地说:“大人干正经事儿,小孩别添乱。”我听了十分低落,可又不得不顺从爷爷的权威。

此时奶奶给我使了个眼色,让我别出声,等会儿找我说事。晚饭后,奶奶悄悄地将我拉到一边,神秘地对我说:“明天想不想跟我下地种豆去?”我点点头:“想!”“好啊,明天等你爷爷上班去,我就带你去!”奶奶笑着说。“好!”我兴奋地几乎用叫的。“嘘,小点声,别让你爷爷听去了。”

次日,奶奶拿着她的大铁锹,我也提着我的小铁锹,等爷爷刚走,我们一老一少便去了田里。奶奶一本正经地给我示范翻土——把铁锹插进土里,脚一踩,手顺势把柄向下压,土就翻上来了。之后奶奶吩咐我按顺序翻不要翻得东一块西一块的。现在看来,我拿的小铁锹连柄不过十六七公分长,根本帮不了什么忙,甚至显得可笑。奶奶一边忙碌着,一边不时看看我有什么岔子——所幸并没有。上午就在我与奶奶的翻土中过去了。到了下午,奶奶提着一袋豆子,和我又一次去了田里,这次奶奶把轻活给了我我来撒豆子,奶奶盖土。我一边跑着一边留意着,每个坑三四粒的撒,也许是和奶奶待久了,也练就了快而细的撒豆本事。奶奶沿着我跑过的地方逐地填好土,大脚印盖过小脚印,正如奶奶总能迁就我,为我收拾所有的烂摊子。

忙活了一天,我回去倒头便睡。

对于种豆的记忆,到这儿便戛然而止了,但奶奶朋友式的呵护,一直萦绕在我的身边。


我的童年朋友

淮阴中学开明分校初一(5)班  包雨洁

    我又一次回忆起了外婆的音容笑貌,那位曾经伴随我整个童年的老人,却因分隔两地,久难相见。

    外婆总是笑呵呵的,不论是坐着、站着、忙家务或是儿女回到家从她手中接过她的小孙女时。似乎那张笑脸是画上去的一般,连眸子里都满是干净的笑容。她与我相处时,总是就这样听我诉说,看我玩耍,陪我读书。她总在陪我读书时用那双有着厚厚老茧、粗糙的大手抚上我的肩头。刹那间一种宁静祥和的氛围就会包裹着我,我感受到她身上所散发出的一种温暖的光芒,令我浑身舒畅。就这样,我会沉浸于书中,继而不知不觉地睡去,醒来准是窝在柔软的被子里。

    外婆向来很安静,她常穿一件深色的褂衣,随意坐在小床上,矮椅上,一坐就是半个小时,有时是整整半天。就那样坐着,像是在发呆,可却一刻也不停地盯着我,眼里是一种柔和、慈祥的光芒。靠在她身边,会感到浑身暖洋洋的。因此我总是趴在外婆膝上。当然,我很少在和她交谈,或是做些什么事的时候,如此会显得我不那么孩子气。这样的情景也就只有在一个晴朗的午后,我倦怠极了,才会出现。

    外婆的眉眼生得标致、端正,听妈妈说外婆年轻时候曾是大家小姐,也是书香门弟。我不知道这是真是假,但外婆身上偶然流露出来的几分恬静的气质却让我信了几分。有一次,她指着我书上的“北国风光,千里冰封,万里雪飘 ”竟罕见地露出了几分怀念的神色。那也是我唯一一次看到那样的外婆,更像我的一位同龄人。

我总是愿意坐在她身旁,与她分享一些我的小秘密。虽然她是我的外婆,年长很多,也并听不懂我所说的绝大多数事情,但就那样向她倾诉,令我快乐、轻松。我愿视她为知心的朋友,她让我的童年多了一份美好。在没有父母陪伴时,是她伴着我成长。既是长辈,更是朋友。


我童年的朋友

淮阴中学开明分校初一(5)班  李沐昕

时光如流水轻轻冲刷着记忆河流中斑斓的卵石,当其它 “小石子”渐渐磨没,唯有你依然如珍珠般熠熠闪耀。

第一次见面,印象最深的是你的双眼,明澈、干净,黑水晶似的,倒映着你、我、他,以及这整个世界。我盯着你大大的眼睛,里面映出一个我,既熟悉又陌生。你问我为什么要这样看着你,我笑了——因为你的眼睛多漂亮啊!你哼了一声扭过头,那样子,真像一只优雅的猫,嗯,以后就叫你“小猫”吧!

还记得我们手拉手玩转圈,两人一起用力,双手感觉要分开了,互相却拉得更紧。风在耳畔呼呼地尖啸着,眼帘中的景物都扭曲成一片一片幻彩的幕布,唯有你的身形是清晰的,我看见你紧紧闭起双眼,似乎在享受这一切,于是也闭上眼睛,感受这旋转的快乐。猛然松开手,我们都噔噔退后几步,差点摔倒在地上,却不由得相视大笑起来。

我们就这样相伴着成长。有时,我们互相拿对方的名字开玩笑,“拍死那只‘蚊子’!”“啃了那个‘李子’!”;有时,我故意逗你,“怎么一个暑假不见,你就胖成了一只小猪?”你也不甘示弱“不给胖么?”;有时,我们什么也不做,就静静地背靠背看天……

我俩都喜欢涂鸦。有时,我们互相为对方写一些小文,权当消遣与娱乐。你写得慢些,我写得快些。这时,我就会将已经写好的本子递到你的面前,当你伸手去拿时,猛然举高:“一手交‘钱’,一手交‘货’!”你总会不屑地“呵”一声,赶紧拿起笔,不慌不忙地写起来。

你喜欢上看欧美的电影、小说,总是扯着我聊,其中有很多是我没有看过的,甚至有些连名字都没有听说过,但我依然愿意聆听你的絮絮叨叨,看你兴奋的样子,我可不愿令你失望啊!

转眼间,快乐的小学生活结束了,一场考试宣布了我们的分离。再相遇,已是半年之后,你变了很多,又似乎没变。我们匆匆地赶路,只来得及轻轻招呼一声,我看到你嘴角上扬,双眼弯弯,仍如暗夜晨星般闪烁,我也不由得微笑起来,心中盈满暖意。

希望我们都不忘初心,希望我们永远是对方心中最好的朋友。你说好吗,小猫——我童年的朋友?

我童年的朋友

淮安中学开明分校初一(5)班  赵周雯

小时候,我特别外向,朋友也格外的多,但是我最最好的朋友却是她---我的外婆。

她不高,且很瘦,一排牙齿看起来有些歪七扭八,整个人黑黑的,一双大大的眼睛闪烁着慈祥的光芒,给人一种亲切的感觉。

给我印象最深的是那个早晨,百无聊赖的我在院子里走来走去,到处搜寻着可以用来玩耍的工具。很快,我把目光锁定在鸡圈上,然后又意味深长地望了望那只正趴在地上无所事事的狗,然后,一个计划产生了。不一会儿,院子里出现了鸡飞狗跳的情景,而我拿着竹竿站在一旁看好戏。外婆听到响声后很快跑了出来,看到院子中一片混乱的场景,她愣了一下,再看看幸灾乐祸的我,立刻明白了一切。于她装作生气,并一脸严肃地走过来,似乎要惩罚我。但很快,她装不下去了,嘴角那一抹微笑暴露了她的真实想法。我大叫起来:“你笑了,你笑了,其实你并没有生气,对不对?”这时,她再也绷不住了,咧开嘴笑了,跟弥勒佛一样。但她还是抬起手,在我屁股上轻轻拍了一下,目光中却满是温柔。“你怎么又搞破坏了,小坏蛋?”“哪有,我明明是在给你丰富生活!”“是是是,但我们还是得把这残局收拾好。”于是,我赶鸡,她捉鸡,咱俩配合得“天衣无缝”。竹竿的“咚咚”声,鸡们的“咯咯”声,我与外婆的“呼呼”的喘息声,被风儿合成了一首“赶鸡进行曲”。鸡捉完后,我与外婆熟练地一击掌-这是我们共同干完事的标志!

外婆与我就是这样没有界线,无论是年龄、辈分还是阅历,都不足以让我与她之间产生隔阂,她对我的爱无比深厚,正如我对她的亲近一样。如今,我与她在现实中的距离已越来越远了,但在感情上,我们还是近得如同面对面一样,这或许可以称为“天涯咫尺”吧!

 


我童年的朋友

淮阴中学开明分校 初一(5)班 解彦岑

窗帘透出饱满的黄晕,想必,后面是藏着个太阳吧。我睡眼惺忪地望望周围,爬下了小床。推开房门,奶奶正费力地搅和着什么,阳光下,一头“金发”一跳一跳的,像是一大朵蓬松的蒲公英。

“你在干什么?”我打着哈欠问道。

“做包子呀。”奶奶停顿了一下

“我也可以做!这不难!”我来了兴趣。

“这......

“可以嘛!可以嘛!”

“当然可以啦”奶奶像年轻人一样耸耸肩,“但必须要先洗洗小手哦!

“当然。”我学着奶奶的口气。

等我甩着湿淋淋的手赶回来时,奶奶似乎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,正信心满满地审视着两个卧在面前的盆。听见我走近了,奶奶用手在蓝色围裙上来回抹了几下,从一旁的挂钩上取下个粉色的小围裙给我套上,还在背后拉出一朵蝴蝶结。

“这不就好了嘛。”奶奶笑眯眯地望着我,巴掌大的脸儿皱成了个黑疙瘩,满溢出难掩的欣喜。

“开始吧,我已经等不及啦!”我催促着。

“就开始,就开始,别急呀。”奶奶在铺开的面皮里加了勺粉嫩嫩的肉团,两手紧密地合作着,捏出一条一条的花边,旋转着铺开。她的动作如此娴熟,好像一切都是安排好的,早已熟烂于心。

“原来是这样,不难嘛!”我马上动手,不知怎么,刚拿上面皮,双手就不受控制了,拈出来了一个不知是馒头还是包子的玩意儿。我把手中的“活儿”一扔,馅料撒了一般。

“没意思!”我气鼓鼓地倒在了椅子里。

奶奶没说话,把我扔了的“包子”捡了回来,重新填上馅料,一样游刃有余地捏出飞旋的花边。我诧异地盯着她的手,看她每一个熟练的动作。很快,补救好的包子卧在了先前的包子旁。

“再包一个吗?”

“当然!”

奶奶就是这么个如水的老太太,在我还没能察觉时,就将她的细心、耐心、温柔浸润了我身体的每一处,去感染我,指引我,使我拥有一个更美的灵魂。也如此,在她刚刚出现在我生命中时,就成为了我最亲爱的朋友,成为我人生路上的导师。


有你的日子,春风十里

 淮安市开明中学初一(5)班 王潇扬

我是一个在温暖与爱中成长的孩子,有一个温馨而充实的童年。童年的记忆中,外婆的身影随处可见。

小时候,妈妈一上班就将我放在外婆家。就是那一次,让我全身温暖。寒冬,清晨,裹上厚重的白色大衣,跟着外婆去买菜,路上寒风凌冽,我跟在外婆后面,不经意抬起头,看见外婆花白的头发在风中飞舞,矮小而臃肿的身子却依然固执的为我挡风,鼻尖酸楚,小跑着向前,走在外婆面前。“嘿,你走那么快干吗,到我后面去。”我轻轻一笑。脚步却仍没有放慢。一阵寒风刮过我裸露的脖子,彻骨的寒冷浸透心扉,我的身子忍不住轻晃一下,外婆忽然迈大了步子,伸手拽住我的衣服,像是想起了什么,停了下来:“冷不冷啊,怎么没戴围巾啊。”说着便把自己脖子的围巾取下,我急了,忙说不冷,“什么不冷,我衣服厚着呢,你快戴上。”她不由分说的取下,帮我围上,之后便大步向前。

回家后,外婆又和我一起剔虾线。外婆剔虾线时剔的很仔细。老花镜架在鼻梁上,微微有些浑浊的老眼眯缝着,吃力地在把牙签扎进虫下的身子里,慢慢的把虾线剔出来,以防虾线断在虾肉里面。午后的阳光倾诉在外婆的身上,为她镀上了一层光辉,我呢,在盆里拔来拔去,拔出一只看上去比较好欺负的虾,直接把它的掰开,把虾线上的那条肉撕掉,随神拿牙签一剔,就算剔完了。外婆的手非常温暖,包裹着我的小手,也包裹住了我的心,炸虾的味道已经随着时光流去,但剔虾线的画面却定格在我的脑海里。

有外婆的日子,春风十里,不曾寒!


我的外婆

淮安市开明分校初一5  申弘毅

我的外婆今年快七十岁了,原本乌黑亮丽的头发经不住岁月的洗礼,如今已一头白发。外婆的眼睛很大,但如今却躲在浓厚的眼皮底下,一闪一闪的,透出一股调皮的气息。她的鼻子有点塌,似乎贴在脸上,雪白但不老化的牙齿充满着年轻的韵味。

外婆十分勤劳,每次去看望外婆,眼前的景象总是焕然一新。外婆每天都清理家务,总是让这个家保持整洁干净。据说,外婆年轻时就很勤劳,那时外公出去工作,她便每天在家与田野来回奔波,每当秋天看到自己的劳动成果时,外婆便开心欣慰地笑了。

外婆还很爱看书。俗话说:活到老,学到老。外婆便是个典型的例子。每当吃过饭,刷完锅碗后,她便戴上老花镜,坐在阳台上认真地看书。寂静的午后,似乎只有翻书的“哗哗”声荡漾着,我一觉睡醒,发现外婆仍坐在那儿看书。外婆最喜欢看经典小说,每次带小说给她,她总是带着天真的脸庞,笑眯眯地看着我。

每当我走进外婆家,外婆的第一个问题是,这次考试怎么样?外婆十分关心我的成绩,虽然她读书不多,但依然明白很多道理,更能体会“不成器”的生活是多么的艰辛。所以外婆时刻提醒我,一定要好好学习。每当报出成绩看见外婆欣慰的笑容时,我眼里便一阵酸痛。

不是教诲之恩,也不是养育之情,但外婆时刻在影响着我,那永说不对的成语和那张慈爱的脸,总会涌起一阵美好的回忆。

这,就是我的外婆。


我童年的朋友

淮阴中学开明分校初一(5)班 刘博宇

在我的记书深处,有许多值得我去怀念和回味的人,每个人就像个小故事,在我的头脑中保存着,积累着慢慢地这些人和事就如本宝贵的书,融入着浓浓的亲情,感受着亲人的细腻的关怀,时常在头脑里翻阅着,让我总是不由自主地倾诉一些心里话.

奶奶今年79,别看她早已年逾古稀,身体可硬朗着哩!已经培养四代人了!因为我普尔关系比较乱,所以我是第三代,但也不是说第四代人是我生的,是我的表哥家的孩子,我算他的长辈,而我从小就和奶奶生活在一起,虽然,奶奶从不对我说她有多么地爱我,但从生活中的每一件事,都能体会她对我深深地爱,让我一辈子无法忘记.

我现在依然清楚地记得是我几岁时,几月几日发生的这件事.

7岁时,开始上一年级,正好是一年级下学期刚开学的时候,正月十五的那天晚上,奶奶打来一盆热水,我妈坐在凳上,两脚踩在盆子的两边,”的声盆子被踩翻了,滚烫的热水被浇在我的右脚上,一阵火辣的疼痛袭来!奶奶见状,立马将我的袜子慢慢脱下,轻轻的吹,可是脚上疼痛并没有减少,却变得红肿,奶奶见这个办法一点儿用都没有,忙拿来了一个鸡蛋和一瓶子酱油.看来,奶奶是要用上土办法来治我的烫伤了,只见奶奶将蛋打出一个小口,让蛋清滴在我的脚上,希望能把我的疼痛减轻,然后又将酱油滴在我的脚上,希望能把我的脚治好,虽然那时我的疼痛依然丝亳晤未减,但看到奶奶的汗珠不停地往下掉时,我就忍住泪水,忍住疼痛,挤出一丝微笑地对奶奶说:”奶奶,……好多了”,奶奶看着我脸上露出一点儿微笑之后,便又严肃起来,焦急地说:”不行,我们还得去医院看看,不然,你以后要是越拖越重怎么办?”奶奶说完,便将我背好,一步步走向医院.

后来,我的脚渐渐好了,也没有留下伤疤,可是,每每看我右脚的时候,就会想起那个冬天的场景.是她那对我无私爱丰富了我,她马上成为了我终身的朋友,成为最知心的人,成为我最了解,最珍贵的人。

 

 
友情链接  
版权所有:江苏省淮阴中学开明分校
地址:淮安市清浦区西大街174号 电话:0517-83518004
技术支持:江苏苏软科技有限公司